双方动武的态度近乎极端

 腾讯时尚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0-09 08:48

俄叙军人在伊德利卜附近的前进阵地轻松交流。(田聿供图/图)

(本文首发于2018年9月13日《南方周末》)

鉴于伊德利卜大战的重要性,双方动武的态度近乎“极端”。综合各方信息,叙政府已在伊德利卜省东面和南面集结了12万兵力,而从全国各地退缩到伊德利卜的,多为坚决反对阿萨德政权的强硬派。

叙反对派乃至“征服阵线”都是美国不希望失去的筹码,只有他们才能让叙利亚变成第二个“阿富汗泥潭”, 一旦伊德利卜约五万多反叛武装尽没,将意味着美国在叙争端中“出局”。

“站住!我要开枪了!”

2018年9月10日,美国以军事新闻见长的“野兽”网站刊登了一幅漫画,形容美国及其盟国剑拔弩张,却难阻俄叙军队进攻伊德利卜反叛武装。

作为叙反对派的最后大本营,也是阿萨德政权唯一完全失控的省份,伊德利卜的命运到了最后关头,也预示着叙利亚命运将走到新的十字路口。

“极端化”战斗,“一切都毁了!”

当地时间9月9日凌晨,支援叙政府军的俄空天军对伊德利卜发起空袭,反对派土库曼海岸师在推特上直播战况。“一切都毁了,都毁了!”该武装成员“RUDAN”反复描述,“俄罗斯人使用了铁桶炸弹,对!是铁桶炸弹!”

在伊德利卜省南部屏障曼塔尔山,叙军用重炮猛轰障碍区,而从赫梅米姆基地飞来的俄军前线轰炸机密集投弹,粉碎反对派的抵抗。

所谓“铁桶炸弹”,实际是俄军机组偏好的FAB-500爆破炸弹,一颗威力相当于美国两颗MK82炸弹,“俄飞行员很懂战术,他们习惯把FAB-500炸弹的‘震慑力’与别的炸弹的‘杀伤力’结合起来。在伊德利卜,俄飞机先用铁桶炸弹摧毁‘自由战士’的工事,让敌人和车辆开始乱窜,而接踵而至的子母弹就让这些暴露的敌人化为灰烬。”瑞士“军官”网站主笔塞巴斯蒂安·罗布林介绍。

俄罗斯《航空航天杂志》披露,入叙俄军飞行员的作战地图上,总是用五颜六色的铅笔标出许多目标,而他们的任务,就是让炸弹更密集地“播种”到敌人头上,“俄罗斯人在夜里投放的子母弹,会形成缤纷的‘死亡烟花阵’。”曾在伊德利卜作过战的比利时雇佣兵若泽·卡米姆说。

鉴于伊德利卜大战的重要性,双方动武的态度近乎“极端”。综合各方信息,叙政府已在伊德利卜省东面和南面集结了12万兵力,为求完胜,最精锐的老虎师和第3、4装甲师全数出动,三千多黎巴嫩真主党拉德万部队和两万左右的民防军(民兵性质)则留守后方。

另据当地媒体报道,为了防范外部干涉,叙军还在继续动员后备力量开赴前线,估计兵力接近7万。从部署上看,叙军仍将从哈马省和阿勒颇省实施“向心突击”,其预定会合点,几乎肯定是位于反对派心脏的阿卜杜胡尔机场,那里的共和国卫队自从2018年2月就遭到反对派包围,打得非常艰苦。为了减少阻力,在地面总攻开始前,叙军加强阵前喊话,表示对方只要放下武器,即可加入政府军。俄罗斯驻叙和解中心代表也深入包围圈,同反对派头领谈判,由俄方确保投降人员的人身安全。据叙利亚媒体证实,部分被包围的反对派(主要来自自由军)已在叙民政机构完成身份登记,以政府军的新身份开始与过去的同伙作战。

可是,从全国各地退缩到伊德利卜的,多为坚决反对阿萨德政权的强硬派。在伦敦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称,以荣耀旅、深水旅为代表的近万名抵抗力量,其地盘同极端组织“征服阵线”交织在一起,双方关系犹如“拿枪顶脑门的爱情”——相互不相信,却又相互依赖,约有五万成员的“征服阵线”曾多次绑架反对派的家属当人质,防止其与政府军妥协。

当前,荣耀旅和有土耳其“罩着”的土库曼海岸师,把守着伊德利卜南部曼塔尔山到土库曼山一线,而“征服阵线”则从后方提供援兵和武器,他们的大本营还有化武工厂和大量山洞掩体。

事实上,伊德利卜的战斗,远不如叙军之前在巴尔米拉、代尔祖尔、东古塔等地好打。“这里尽是山地丘陵,敌人大多躲在有预设阵地的城镇和乡村,城镇之间只隔十几公里宽的田地,机械化部队如果鲁莽穿插,都会被据点里的敌人用交叉火力所瓦解。”叙军总参谋长阿尤布曾描述这里作战的艰难,这意味着政府军只能通过巧妙寻找并猛攻敌防线缺口,才能顺利突破。

叙反对派荣耀旅成员等待最后时刻。(田聿供图/图)

“叙利亚泥潭”计谋落空

叙利亚战事的进程,之所以出现如此逆转的局面,主动介入的俄武装力量功不可没。不客气地说,持续三年的叙利亚战斗,彻底改变了俄军。